快3产品

陈奕迅变成今天这样一点不好笑

点击量:173   时间:2022-08-14 12:47

今天的主角,是一首歌。

去吗?

战吗?

如果不能用正确旋律唱出这两句歌词的下半句,你肯定不是 21 世纪合格的冲浪者。

《孤勇者》。

说是 2022 的神怕是没人会否认。

要是仅仅一首流行歌的爆红,我当然没有什么讨论的兴趣。

可接下来的发展逐渐走向诡异。

翻开短视频平台你总能看到类似画面:

课堂,小学生泪流满面声嘶力竭;

大街,大人低声唱出上半句,旁边孩子猛一回头,最后上演街头大合唱。

互联网似乎呈现三足鼎立之势:

刘畊宏女孩,王心凌男孩,孤勇者小孩。

连原唱陈奕迅都在线纳闷。

当然。

勾起好奇的,还不是这场赛博世界的大型猎奇现场。

而是从这现象引申出来的一系列追问 ——

为什么是《孤勇者》?

为什么会变成“儿歌”?

以及。

当我们在这个时代疯狂呼唤“孤勇者”的时候,到底在呼唤什么?

01

不被理解的“孤勇”

首先要知道歌曲的出处。

《孤勇者》是游戏“英雄联盟”的衍生动画《英雄联盟:双城之战》的中文主题曲,由唐恬作词,钱雷作曲,陈奕迅演唱。

这首歌背后的故事,很有故事。

比如它的动机 ——

《英雄联盟》这款游戏大家或多或少听过,英雄对战 MOBA 竞技网游,当下最火的网游之一。

可很少人知道:

《英雄联盟》的玩家受众,正在逐步“成人化”。

据最新统计,英雄联盟玩家的现在平均年龄在 23 岁,再加上防沉迷系统的上线,“小学生”玩家越来越少了。

此背景下,游戏开始跨界影视创收。

《英雄联盟:双城之战》是游戏的衍生剧,讲述的是一个颇具古典色彩的亲人反目、姐妹对立的悲剧。它有着黑暗的基调,剧中有脏话、血腥的场面、令人不安的场景 ……

显然也不是面向小学生的作品。

主题曲《孤勇者》便是在这样的基调下创作的。

简单说,这是一个讲述边缘者挣扎求生的故事。

这类隐含亚文化“孤”“逆”色彩的流行歌曲,和我们认知中主打“积极向上、活泼乐观”的儿歌也有天壤之别。

还有词作者唐恬。

更是一段心酸又励志的成人往事。

这个写过岑宁儿的《追光者》、王菲的《如愿》的作词人。

29 岁确诊鼻咽癌。

她的偶像是陈奕迅,病床上,她许下愿望,想为陈奕迅写一首歌 ——《孤勇者》的灵感便由此而来。

歌词也是唐恬的自身写照:

一个不善言辞、孤身走夜路的普通人,一个勇敢坚强的抗癌人。

综上。

歌曲无论从歌词、旋律,还是它的背景故事、创作初衷,都不是为小朋友定制的。

这就更加令人感到好奇。

卑微的梦想,底层人的奋斗,为生命挣扎,为生活拼命 …… 这些看上去沉重又阴暗的东西,小孩子会有共鸣吗?

也许我们可以从那些广为流传的视频中看出一些端倪。转自腾讯视频“颜值盘点官呀”从视频中能看出 —— 别说理解歌词背后复杂的含义。许多跟唱的孩子们,甚至连完整歌词都记不住,只是在简单重复那高潮部分的几个字。当下华语流行音乐的困境可窥见一二。短视频催化之下,一首歌只要有几句脍炙人口的歌词和比较洗脑的旋律,就能被做成短视频病毒式传播。而《孤勇者》的高潮部分,正好有小学生喜欢的元素。战斗、热血、不服输、悲壮感。一句“战吗”,他们体内的洪荒之力便被唤醒、被点燃。截自小红书没错,这个场景我们似曾相识。《逆战》。几乎是一样的模式,游戏主题曲,在逆境中奋起战斗的精神 …… 如今调侃小学生唱《孤勇者》的 90 后们,也许正是当年忘我演唱《逆战》的中小学生。只是《逆战》出来时,还没有刮起短视频这股旋风。《孤勇者》可以说是坐上了短视频时代的快车,却被载到一片意想不到的音乐蓝海 ——02不再新潮的儿歌 什么是儿歌?中文儿歌,有着超越三千年的历史。发展过程中,传承着三个特点:趣味性、通俗性和押韵。民国时期,出现了一位对儿歌发展有卓越贡献的音乐家 —— 黎锦晖。他是中国流行乐之父,捧红过王人美、周璇等歌星。他认为,让孩子学国语的最好方式就是学唱歌,于是创作了一系列到现在依然被传唱的儿歌。小兔子乖乖,把门儿开开。快点儿开开,我要进来。不开不开我不开,妈妈不回来,谁来也不开 …… 后来,那些有名的音乐家们都曾参与儿歌创作。聂耳的《卖报歌》,宋杨改编的安顺本土儿歌《读书郎》…… 到了 50 年代的新中国,儿歌的创作达到了一个高峰:《让我们荡起双桨》《小燕子》《丢手绢》《拔萝卜》《春天在哪里》《一分钱》…… 看到歌名,那些熟悉的旋律就已经在脑海里回荡了。但儿歌创作真正的巅峰期,出现在 80、90 年代。这时候,有专门的音乐家创作儿歌,如《采蘑菇的小姑娘》《种太阳》《数鸭子》,都是这个时期的经典。而在改革开放的背景下,这一时期的儿歌还有着两岸交流影响的时代特色。《外婆的澎湖湾》在 80 年代引进大陆,《世上只有妈妈好》经由台湾电影《苦儿流浪记》引进大陆被熟知。《小螺号》就是在受到第一批进入大陆的台湾流行乐启蒙下创作的原创儿歌,2008 年,这首歌还获得了改革开放三十周年流行金曲勋章。同时,动画片也的发展为儿歌带来巨大推动力。跟现在不同。对于那时候的小朋友 ——追番动画这件事,不分国界,百花齐放。因为大家水平相差不大,喜欢国产动画的看《动画城》和《大风车》,想看日本动画的话有翡翠台和星空卫视,要是喜欢看欧美动画,还有《小神龙俱乐部》欢迎你。6 月 19 日,写出《让我们荡起双桨》《大风车》的乔羽离开了我们,但这些童年的歌永远留在我们心里。大风车吱呀吱哟哟地转这里的风景呀真好看天好看 地好看还有一起快乐的小伙伴这些频道,承载了无数 80 后、90 后的童年和青春记忆。1983 年,广东电视台引进了一部非常优秀的动画片 —— 美国动画《蓝精灵》,但比起剧情,它的主题曲似乎更加吸引孩子们的注意:那山的那边海的那边有一群蓝精灵他们活泼又聪明他们调皮又灵敏他们自由自在生活在那绿色的大森林他们善良勇敢相互都关心充满画面感的歌词配上朗朗上口的曲调,《蓝精灵之歌》很快就成为那时候人人传唱的经典。蓝精灵在中央电视台少儿频道播出这是第一首由中国完全原创的引进动画片配套主题曲,获得了首届全国少儿歌曲作品比赛银奖。《蓝精灵》的成功尝试后,《花仙子》《聪明的一休》《阿童木之歌》相继被创作出来,都成为了经典的原创引进动画片配套主题曲。到 1984 年,伴随着激昂的前奏,一个帅气的黑猫警长闪亮登场了。啊啊啊 黑猫警长啊啊啊 黑猫警长森林公民向你致敬 向你致敬 向你致敬智斗一只耳,打倒吃猫鼠,黑猫警长的英勇感染着每一位电视机前的小朋友。多年以后我们才知道,《黑猫警长》是一部科普动画,而螳螂夫妇的血腥新婚之夜给那一代人留下了不小的心理阴影。原谅我无法把这些回忆全部说完。经久不衰的《葫芦娃》,奇幻冒险的《邋遢大王》,严谨科普的《海尔兄弟》,让小朋友知道“天高地厚”的《蓝猫淘气三千问》,以及郑渊洁老爷子一系列经典,《舒克和贝塔》《皮皮鲁总动员》……然而进入千禧年后,儿歌创作渐渐陷入了瓶颈期。但在彻底沉寂之前,还有一次“回光返照”。2003 年,两部重要的动画作品带来了两首传唱至今的儿歌。一部是《哪吒传奇》。2019 年上映的《哪吒之魔童降世》创下国产动画票房记录,而真正在孩子们心目中留下烙印的,一直是那个敢于对抗天命、父命的少年英雄小哪吒,几乎每一个小孩都为哪吒的故事流下过成长的眼泪。我们心目中的小小英雄,一直都是他:是他是他是他就是他我们的朋友小哪吒是他就是他是他就是他少年英雄小哪吒上天他比天要高下海他比海更大同年,另一部经典来自大洋彼岸。《动画城》还引进了一部叫《飞天小女警》的美国系列动画片,三个具有神奇力量的小女警成为罪恶克星,与各大坏蛋战斗,拯救世界。而这首中文主题曲《放飞超能力》,也让我们第一次知道什么叫火辣的“女生力量”:花花 她为我们指明方向泡泡 她就像是一道光毛毛 她很聪明也非常酷甜美火辣她们最棒对抗恶势力发出你的光能量全开谁有超能力我们有超能力可惜,这也是儿歌领域最后的繁荣。《孤勇者》之前,00 后唱什么?除了《喜羊羊灰太狼》的主题曲《别看我是一只羊》,《大头儿子小头爸爸》的同名主题曲,几乎没有动画片还使用儿歌类主题曲,它们都开始趋向流行音乐。《神兵小将》主题曲便是歌手王心凌演唱的流行歌曲《梦的光点》。《宝莲灯》主题曲则是李玟的《想你的 365 天》。《虹猫蓝兔七侠传》主题曲也是颇具武侠气质的流行乐,就连歌名也早早就提醒着孩子们生命的短暂 ——《人生不过一百年》。男儿有胆气仗剑走天涯女儿有剑心柔情满山冈七剑合璧,我们相知相遇为了美好的家园,我们相守相望 …… 在我看来,儿歌的“消失”,正因为我们长久轻视了儿歌的创作难度。以《让我们荡起双桨》为例。对于词作家乔羽,这是他创作的分水岭。从这首歌开始,他再也不愿意在作品里灌注悲伤的情绪。他成长于战争年代,“我大概经历了太多痛苦,才不愿意表达痛苦,表达痛苦比经历痛苦更痛苦”。还引用莫扎特的话:生活的苦难压不垮我,我把欢乐注进音乐,为的是使全世界感到欢乐。他希望新中国的儿童感受到的是纯粹的欢乐。并且确定了自己儿歌创作的原则:在艺术上,悲剧不适合儿童,培养儿童快乐的天性,是作家的首要任务。所以,做完一天的功课孩子们在北海泛舟,波光潋滟,胸前的红领巾被微风扶起,是他们对未来的憧憬。所以,天好看,地好看,还有一群快乐的小伙伴。美好连接美好,是山清水秀的抒情长卷,任孩子们神游。这例子当然有些绝对。我也并不想以此说明儿歌就要隔绝忧愁、眼泪。但它的确需要创作者在内心把握一条分界线:我们是希望孩子是儿歌的主人,每一种感受符合年龄,也滋养未来。还是说,我们只不过借儿歌装载成人的情绪,自我安慰?眼下的《孤勇者》,以及它的流行方式。显然更偏后者。03是谁在变得幼稚? 与儿歌的消失相照应的,是童年的消逝。 从动画片能看出来。80 后、90 后的动画片,复杂,多元,充满想象力。而且长大后看,往往冲击更大,收获更多。《黑猫警长》黑白之间的暧昧,《哆啦 A 梦》神奇道具之下平凡的人生智慧,《哪吒传奇》少年勇气背后的世俗牢笼 …… 那些动画片主题曲,更像是刻在 80 后、90 后童年里的背景音乐,陪伴着他们、滋养着他们。如今,动画片几乎是干净的,无菌的,扁平的。因为老鼠是“害虫”、老虎是保护动物,所以通通不能出现在电视上。我们便只剩下了熊、羊、猪。红太狼不会再用平底锅打灰太狼,狼和羊和平相处;光头强不再砍树,和熊大熊二一起保护森林;小猪佩奇不会再踩水坑,大家都成为了规矩老实的好孩子。……比起童年的消逝,更令人担心的,是长大后回望过去的一片空白。有人说,中文儿歌“失声”的原因,是变现困难。不赚钱的儿歌当然被冷落,以至于沉默。但其实,当下我们面对的,是一个更吊诡的现象。成年人的娱乐,不断被“幼稚化”。孩子的音乐世界,又遭受着成年人的入侵。流行“神曲”快速“侵入”儿童世界,那些口语化的歌词、洗脑的旋律,一遍遍冲击着孩子们的耳膜,《小苹果》《青春修炼手册》《海草舞》《学猫叫》…… 这类口水歌曲、网络热歌成为儿童世界的流行标杆,取代了儿歌的正统地位。后来,《你笑起来真好看》《听我说谢谢你》这类新时代儿歌也在二次创作的加持下成为现象级儿歌,失去了儿歌的意义,反而倒逼了流行。这是成人世界的粗暴。却以“安全”和“保护”为名。可成人与儿童的关系本应如何?我想起曾经做客《毒舌》的一位大朋友,彭磊。前段子吵得沸沸扬扬的某小学生教材插画事件中,新裤子乐队主唱彭磊在 5 月底似有触动地发了两条微博。一条,介绍他的父亲彭国良,80 年代很厉害的儿童漫画家,发表过很多系列连载(比如《小狗乖乖》等),影响一代人。儿子说,现在看我爸作品还是超有活力和创意,自己永远追不上。另一条,说老爷子来了兴致,把儿子创作的漫画 IP “咪咪和噶噶”改造了一下,于是两个萌物被请进中国水墨,好比周杰伦进了天青色烟雨。“新裤子”感叹:(老爸)不像自己画生活中的一地鸡毛和空虚的寂寥,人生真的有了丰富的经历才会看淡现实,无视浑浊的长河。我似乎找到了答案 ——把人生拉长,老人与儿童本应是最懂对方的人。前者是过尽千帆皆不是,越发懂得童心的可贵与脆弱;而后者是小荷才露尖尖角,愿风吹雨打花心晶莹剔透。儿歌也不例外。当“净化”和“污染”双管齐下,童年宣告终结,于是,世界出现了诡异的错位。孩子被迫早熟,成年人不断降智。而这个错位,如今被“儿歌”《孤勇者》无限放大。有一句话流行语如此调侃这种错位:对小学生来说太幼稚,对我这种成熟的大人来说刚刚好。如今想想,或许不是一句玩笑。尼尔 · 波兹曼在《童年的消逝》早就说过:不得不眼睁睁地看着儿童的天真无邪、可塑性和好奇心逐渐退化,然后扭曲成为伪成人的劣等面目,这是令人痛心和尴尬的,而且尤其可悲。现状当然不至于那么悲观。我觉得声嘶力竭唱“儿歌”的背后,更多是一种闷在胸口里的失语。当那些满怀希望的祖国花朵们,渴望着披荆斩棘的童话,被歌词和旋律里动人心魄的情绪打动。大喊着 —— 去吧,战吧。然而。对于那些过来者 —— 早就去过,战过的青年甚至中年人。如今看看手上锈蚀的宝剑,身上破烂的铠甲,看着那些自己憧憬过的梦境被删改得面目全非。谁也没资格教育谁。那么,不如一起缩在语意模糊的安全区内,同声附和。管它前面是什么,先去吧,先战吧。毕竟到了最后。光里暗里,不管死活,都是“英雄”。本日打工人:哆啦 K 梦还没看爽?来瞅瞅这几篇呗:

0 亿罚单,背后的真相我今天再说一遍


快3平台,快3官网,快3网址,快3下载,快3app,快3开户,快3投注,快3购彩,快3注册,快3登录,快3邀请码,快3技巧,快3手机版,快3靠谱吗,快3走势图,快3开奖结果